找寻红军亲人
最后的红军
来源: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7-06-22 阅读:315

最后的红军

原创2017-04-23夏文冰 文学天空


送郎当红军

万莉-民歌绽放

作者简介:

夏文冰,笔名闻水,巴中日报社副总编辑、正县级副总编辑。巴中市作协副主席,市政协常委,四川省作协会员。在《人民日报》《农民日报》《四川日报》《中华散文》《中国西部》《青岛文学》《新闻界》等数百家报刊发表过新闻和文学及摄影作品,多次担任四川新闻奖评委,多次荣获四川新闻奖的通讯、言论、散文类别奖项,多次在全国各级报刊征文获奖。著有新闻作品集《巴山深处的跫音》《热土春潮》,小说散文集《感念岁月》,散文集《永歌斯土》,摄影配诗集《影诗》,新闻言论集《时评巴中》和《时评巴中2010》。




公元2012年3月3日,新建的南江县“巴山游击队纪念馆”隆重开馆,我应邀为新闻媒体嘉宾,再次参观了当年川陕革命根据地惊天地泣鬼神的辉煌壮举,再次感悟了革命先辈抛头颅洒热血的壮烈情怀,再次缅怀了当年活跃在川陕交界且全部光荣在大巴山的最后的红军。



巴山游击队是川陕省委和红四方面军总部于1935年2月初组建的一支红军守留部队,又称“川北边区守留阵地游击队”、“川陕边区游击队”、“川北游击队”、“川陕游击队”和“红31军”等,初期共有300余人。由曾任赤江县委书记、南江县委书记和绥定道委书记的刘子才任司令。“陕南战役”后扩编为独立师,发展到1200人。

巴山游击队的任务异常艰巨,主力红军北上后,继续坚守川陕苏区,牵制和打击国民党反动军阀,保护人民群众。直到1940年6月,这支浴血奋战5年、寡不敌众的红军游击队,三起三落,在弹尽粮绝乃至领导人赵明恩、刘子才相继被叛徒枪杀和被捕就义而惨烈终结。然而,就在此前的1937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军委已发布命令,将红军一、二、四方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同年10月2日,又将在南方八省活动的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开赴抗日前线。因此,号称红31军的红军守留部队——巴山游击队——并不知情,直至全部英勇就义。被今人称之为“最后的红军”。



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南江人民为了纪念和缅怀红军英魂,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艰难细致地收集整理着这支最后的红军队伍的珍贵文物等资料,2003年在距南江县城80公里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光雾山景区桃园铁炉坝,把原巴山游击队指挥部旧址改建为“巴山游击队纪念馆”,后来成为全国100个红色经典旅游景点之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革命传统教育基地。我曾经专程瞻仰过这座占地1200平方米的革命胜地,入馆处和馆前广场塑有游击队指战员不畏牺牲前仆后继的雕像,展览室陈列着当年巴山游击队指战员使用过的枪支大刀、蓑衣草鞋、桌凳用具等珍贵文物和图片资料,馆后是红军纪念林和赵明恩烈士墓。庄严肃穆的纪念馆令人感思不已,我情不自禁作诗——

喋血巴山旌旗红五载风雪砺青松

拜祭烈士勇先驱忠魂傲天化蛟龙

南江县城新建的“巴山游击队纪念馆”,是在纪念中国工农红军入川80周年之际完工开放的“5·12”灾后重建项目。全 馆共分3个单元,前期是巴山游击队创建的背景;中期是五年里艰苦卓绝战斗历程;后期是全国解放后与最后的红军相关的事项。展陈面积3100平方米的四合院式仿古建筑,现代声光电等多媒体领先应用,全方位、多角度、立体化展示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峥嵘岁月的烽火硝烟,展示了红军游击队智勇坚定冲锋陷阵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慨,展示了老区人民渴求翻身支援革命弘扬红军精神的感人情怀。

红军主力撤离后,刘子才带领独立师连获几次胜利后,麻痹轻敌,连连失误,部队减至270人。吴三保代理师长后,也由于缺乏孤军求生存的军事才能,人员损失惨重,部队锐减至65人。



1936年11月,在南江大坝蓼叶沟的一个石窟,游击队会议总结教训后,二营营长赵明恩被公推为领导。他率领巴山游击队纠正了“四面出击”、“打倒一切”的“左”的错误;调整了斗争策略,开创了游击队鼎盛的“二营时期”,为以后3年时间里的生存和战斗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和物质基础。

听解说员生动述说的红色历史,我的脑海浮现出改编过的“游击队之歌”:我们巴山游击队,哪怕险山恶水急,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在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面对川陕军阀数十倍兵力的疯狂围攻,面对恶劣无比的自然生存环境,加之内部意志动摇变节的叛徒,加之与延安上级失去了组织联系,巴山游击队最终没能走出困境,没能发展壮大,没能迎接共和国的诞生。展馆中央“巴山壮歌”大型油画,让我们强烈感到一种悲壮的震撼。那是一个真实的故事,23位凛然而立、视死如归的游击队员,把我们的思绪带到了冰天雪地的大巴山巅:

1940年2月16日(正月初十),寒风呼啸,大雪纷飞。叛徒管业元又带着大批敌军在老巢树设伏,陷入敌人重重包围中的游击队员退到高10多丈,宽100丈左右的熊头岩,赵明恩决定和几个战士掩护,让窦祖武带领战士们选一个较缓的崖边跳崖突围。窦祖武不肯,“你在,游击队才有希望,我们死了也值得,快走!”说完一把将赵明恩推下雪崖后,冲上卡垭抢占制高点掩护。敌人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了,叛徒管业元坐着滑竿大喊:“弟兄们,我是你们的副营长,打死赵明恩的赏300大洋,投降的回家发路费,想打仗的有官当。”队员们把所有的子弹对着喊话的方向一阵愤怒的扫射。子弹打光后,面对蜂拥而来的敌人,窦祖武说:“同志们,摔死也不当孬种。跳哇!”23名勇士一个个跳下悬崖,18名勇士壮烈牺牲,5人幸存。他们以生命和鲜血谱写了比“狼牙山五壮士”更为惨烈的英雄壮歌。



而今,硝烟早散尽,干戈化玉帛,英雄的身影渐渐被人淡忘,但红军传人却没有忘记前辈丰功。大巴山深处的每座山峰、每片林海仍在传颂当年铁血勇士的传奇,都在讴歌最后红军的信仰。老区人民告慰先烈:可耻的叛徒和残暴的敌酋受到了人民的审判;中央人民政府为最后的红军的信仰坚定、矢志不渝给予褒奖,《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作了记载,徐向前元帅为之题词:

“巴山游击队的功绩是永不磨灭的。”

巴山游击队是最后的红军,他们用热血染红的杜鹃花已开遍神州大地,他们不屈不挠的革命斗争精神、坚定不移的理想信仰,永远受到中华民族老区人民的崇敬。我们回眸那段洒满鲜血的历史,给英雄一场祭拜,给先烈一次朝觐,也给我们的心灵一份安顿。我在纪念馆留下了新闻媒体人的感言:

红军入川创伟业星火燎原赤旗猎


老区铭记忠烈功世人传颂巴山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