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巴中
川陕革命根据地创建及其重要地位与历史贡献
来源: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7-06-22 阅读:312

川陕革命根据地创建及其重要地位与历史贡献

作者:李树海

时间:2010-6-27 17:12:08


川陕革命根据地创建及其重要地位与历史贡献



在川陕革命根据地创建75周年之际,认真回顾总结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历史,实事求是地评价川陕革命根据地的重要地位和历史作用,对于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落实党的十七大关于加快对革命老区、贫困地区发展扶持力度的方针,加快革命老区小康社会建设步伐,具有重大意义。



川陕革命根据地的艰辛创建

川陕革命根据地位于川陕交界的米仓山与大巴山区,主要分布在今四川巴中、达州、南充、广元和陕西汉中五市,面积4.2万平方公里,当年人口约600万,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创建的一块重要革命根据地。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转战鄂豫陕三省,趁四川军阀酣战川西,川北空虚,12月下旬翻越巴山天险,18日占领川陕边镇通江县两河口,25日解放通江,1933年1月18日解放江口(今平昌县城),23日解放巴州,2月1日解放南江。红军解放通江后组织数千名工作队员深入农村,宣传发动群众,建立红色政权。1933年2月,相继在通江召开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和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以袁克服为书记的中共川陕省委、以熊国炳为主席的川陕省苏维埃政府,标志以“通南巴平”为中心的川陕革命根据地正式诞生。



1933年2月至6月,川陕苏区军民取得著名的钟魁山和空山坝战役的胜利,粉碎蒋介石指使田颂尧率6万川军对根据地发动的“三路围攻”,歼敌2.5万,进一步巩固并扩大了根据地。6月下旬,川陕省第二次党员代表大会提出深入开展土地革命、健强党政军群组织等各项任务,根据地内土地革命、红色政权建设和参加红军运动进入高潮。6月底,方面军在木门场(今旺苍县东凡镇)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将入川时的四个师1.5万人,扩编为第4、9、30、3l军四个军4万余人。根据地最高军事领导机关为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张国焘,副主席陈昌浩、徐向前,参谋长曾中生(后倪志亮),下设方面军总指挥部,总指挥徐向前,总政委陈昌浩,副总指挥王树声,总政治部主任陈昌浩(兼,西征入川时方面军政治部主任张琴秋)。8月1日,方面军总部在巴城隆重举行阅兵大会,川陕省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也在巴城召开,为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共川陕省委、川陕省苏维埃政府机关迁驻巴州。



1933年8月至10月,川陕苏区军民取得仪陇南部、营山渠县、宣汉达县三次进攻战役的胜利,王维舟领导的川东游击军改编为红四方面军第33军,红四方面军发展到五个军8万余人,加上各地建立的独立师、独立团,总计10万人以上,以“通南巴平”为中心的川陕苏区版图,扩大到东起城口、万源,西至嘉陵江,北抵陕南镇巴、宁强,南控达县、渠县,纵横四、五百里的广大地区,控制有通江、南江、巴中、仪陇、营山、宣汉、达县、万源等八座县城,建立起23县l市苏维埃政府,标志川陕苏区进入鼎盛时期。



红四方面军和川陕根据地的迅猛发展,震撼了国民党的统治。1933年10月,蒋介石委任刘湘率四川各路军阀110团约20余万人,对川陕苏区进行“六路围攻。”根据地党政军群机关紧急动员,信心百倍地投入反围攻斗争。红四方面军反“六路围攻”以大通江河和巴河延长线分为东西两线,东线徐向前指挥30个团收紧阵地布防于万源东部一带,于1934年7月上旬至8月初,取得著名的万源保卫战的重大胜利;西线王树声率10余团由嘉陵江沿岸节节抗击疲惫敌人后,收紧阵地于贵民关、观光山、得胜山一线。8月下旬,方面军由东及西实施大反击。9月中旬,徐向前、李先念率红30军主力自巴州出木门、旺苍之间,在黄猫垭(今苍溪县黄猫乡)激战两天一夜,歼敌6000余人,获反攻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历时十个月的反“六路围攻”,总计歼敌8万余人,缴枪3万余支,炮100余门,恢复了苏区疆域,并扩大了部分新区,但红军也付出伤亡2万余人的代价。



1934年10月,由于王明“左”倾路线干扰破坏,中央苏区反五次“围剿”失败,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主力开始长征。川陕苏区虽然取得反“六路围攻”胜利,但经过长年战争消耗和破坏,根据地已经元气大伤。这时,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又纠集100余团30万军队,部署对川陕根据地更大规模的“川陕会剿”。面对严峻的形势,川陕苏区军民一边医治战争的创伤,一边研究制定新的斗争策略。10月19日,川陕省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提出:“巩固现在赤区,并要打过嘉陵江去”,“彻底粉碎川陕会剿”。11月初,方面军在通江毛浴镇召开党政工作会议,制定“智勇坚定、排难创新、团结奋斗、不胜不休”军训词。11月中旬,方面军又在巴中清江镇召开军事会议,总结反“六路围攻”作战经验,制定出依托老区、发展新区的“川陕甘”计划。



1935年1月22日,长征途中的中央政治局及军委发出关于配合野战军转入川西给四方面军的指示电,要求红四方面军“于最近时期实行向嘉陵江以西进攻”。为执行中央电令,方面军于1月中旬至2月中旬,开展了广昭战役和陕南战役,吸引沿嘉陵江布防之敌北向,寻找渡江突破口。3月底,方面军主力在苍溪强渡嘉陵江挥师西进,策应中央红军长征,留下巴山游击队坚持苏区斗争。6月中旬,红一、四方面军共10余万人在川西懋功胜利会师,为取得长征胜利开创中国革命崭新局面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川陕革命根据地的重要地位

1934年1月,毛泽东同志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的报告中指出:“红四方面军的英勇善战,在不足一年之内,已经在二十余县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已经发展了十倍以上的红军队伍,号召了整个四川的工农劳动群众与白军士兵倾向于苏维埃革命,在中国西北部建立了强有力的根据地。川陕苏区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第二个大区域……”,毛泽东同志对川陕革命根据的定位是恰如其分的。



1981年6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指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党领导开创了中央、湘鄂西、海陆丰、鄂豫皖、琼崖、闽浙赣、湘鄂赣、湘赣、左右江、川陕、陕甘、湘鄂川黔等12块革命根据地,这些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成为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确定的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开辟“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这条中国革命成功之路的基石。



首先,从幅员面积和范围看,接近或超过了中央苏区,川陕革命根据地面积4.2万平方公里,人口约600万,建立了23县l市苏维埃政权,中央苏区形成以瑞金为中心,拥有瑞金、兴国、于都、长汀、上杭等21座县城,总面积5万余平方公里,总人口250多万。与中央根据地领导境内由几块根据地建立起来的红色政权相比较,更具有其直接统一性特点。从根据地诞生形式看,川陕革命根据地有别于其它革命根据地由武装起义到红色割据的形式,而是由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远征川陕边的红四方面军,直接解放川陕边各地建立并发展壮大起来的,由于有过去的经验教训借鉴,结合新的斗争实际,迅速并卓有成效地推进了川陕苏区土地革命、红色政权建设、军事斗争和根据地建设。从红四方面军和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处境看,在远离中央并且较长时期同党中央失掉联系的情况下,在遥远的中国西部,仍然能够坚持党的“八七会议确定的实行土地革命的总方针和党的六大制定的中国革命十大政纲,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确实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川陕革命根据地各项建设事业取得的辉煌成就,使之成为当之无愧的全国第二大革命根据地。在党和苏维埃政权建设上,川陕革命根据地宣布以《中国革命十大政纲》和《中华苏维埃宪法大纲》为施政方针,建立了完善的党的组织领导系统,形成了完备的国家政权体系。川陕革命根据地设置了省、道、县(市)、区、乡四级党组织,设置了省、道、县(市)、区、乡、村五级苏维埃政权机构,共有2个道(相当于地市级),23个县和1个特别市,据不完全统计,拥有区苏维埃160多个,乡苏维埃990多个,村苏维埃4300多个。在群团组织建设上,省到县乡村普遍建立了雇工会、贫农团、妇女会、少共、少先队、儿童团等群团组织,最广泛地动员了川陕边各个社会阶层投入土地革命运动。在经济建设上,川陕苏区军需民用各业应有尽有,蓬勃发展。农业连年丰收,军需民用工业迅速发展,红四方面军通江苦草坝兵工厂年生产100余万发(枚)子弹、手榴弹,源源不断供给前线,交通运输、邮电通信、商业贸易、财税金融事业得到发展,川陕省工农银行造币厂制造的纸币、布币、铜币、银币在苏区内外广泛流通。根据地宣传教育、文化卫生、文艺体育事业全面普及,传播了先进文化,铸造了赤区军民坚强革命意志和崭新社会风貌。



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历史贡献

毛泽东同志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的报告中指出:“川陕苏区有地理上、富源上、战略上和社会条件上的许多优势,川陕苏区是扬子江南北两岸和中国南北两部间苏维埃革命发展的桥梁,川陕苏区在争取新中国伟大战斗中具有非常巨大的作用和意义。这使得蒋介石与四川军阀都不得不在红四方面军伟大的胜利面前发抖起来”。在这里,毛泽东同志对川陕革命根据地对于中国革命的作用与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然而,长期以来对于这个问题的研究宣传还相当不够。本文拟从以下方面,对川陕苏区的历史贡献进行探讨:



第一,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将中国苏维埃红色版图扩大到遥远的中国西部。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的不平衡性,造成了中国革命发展的不平衡性。自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党领导的革命中心就在南方,尤其是在东南方。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和革命根据地大部分也分布在南方长江流域。红四方面军转战鄂豫陕入川,有力地推动了川陕两省组织领导的武装起义和王维舟同志领导的川东游击根据地的斗争,解放了川陕边人民,建立了红色政权,将中国苏维埃版图扩大到遥远的中国西部,为中国革命大本营由南向北转移建立了一块强大的巩固的革命根据地。



第二,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建立,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土地革命战争的主要目的就是推翻国民党统治,建立苏维埃红色政权,而消灭国民党军阀反革命武装,就成为革命取得胜利的关键。据不完全统计,红四方面军和川陕苏区地方武装在对四川军阀刘湘、田颂尧、邓锡侯、杨森、李家钰、罗泽州、刘存厚的作战中,共计歼敌约15万人,缴获枪支约6万,牵制了国民党川军的绝大部分力量和中央军的部分力量。



第三,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建立,把革命真理和共产党的主张传播到川陕边。红四方面军和川陕省委、省苏维埃广泛宣传了苏维埃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关于土地革命的纲领和路线。中共川陕省委宣传部有十多人负责编印宣传大纲、教材、党报党刊和标语口号,经常有200余人的宣传队,利用歌谣、戏剧、快板等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党和苏维埃的主张,还有20多人的錾字队,在岩石上、道路旁錾刻红军石刻标语。“共产党是替穷人找饭吃的党!”这条巴中红军石刻标语,反映了当时苏区人民对党、红军和苏维埃的由衷之情、向往之心。通江县“平分土地”、“赤化全川”红军石刻标语,字划内可以卧下一人,十多里外清晰可见,而保存在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的3000多字的《中华苏维埃宪法大纲》和6000多字的《中国苏维埃劳动法令》,竟是巨幅石刻标语原件。这一革命文化景观,是其它根据地所没有的。



第四,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动员了川陕边最广大劳苦大众投入土地革命洪流。在党和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下,川陕苏区成功开展了土地革命运动,使昔日受压迫最深的广大劳苦大众,开天辟地第一次分得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于是,在川陕赤区广袤的土地上,呈现出了一派打土豪、分田地、参军参战、保家卫田的群众革命热潮,从而铸就了川陕苏区成为“第二个江西”的历史辉煌。川陕边昔日受压迫最深的广大妇女,在党和苏维埃政策法令保护下,获得了平等自由,她们立刻卷入革命洪流,参加各种革命组织的妇女达到30万人,尤其是一大批优秀青年妇女,毅然加入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2000多名巴山女红军参加长征,谱写了中国乃至世界妇运史上的奇迹。



第五,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发展和红四方面军的壮大,策应了中央红军长征进入川西。在遵义会议后党中央、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1935年4月底,中央红军以惊人的毅力,克服重重困难,进到云南省的金沙江南岸,准备渡江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师。4月29日,军委发出《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5月3日,中央红军成功巧渡金沙江。中央“4·29”指示发出后,红四方面军在江油地区召开高级干部会议研究行动方针时指出:撤离川陕苏区是为了迎接中央红军北上;一、四方面军会合后要在川西北创造根据地。接着,红四方面军发起了旨在突破敌人防线,占领岷江流域,打通与中央红军在川西会师障碍的土门战役,历时近一月,调动国民党和四川军阀在这一地区投入兵力达20个旅,被红四方面军歼灭l万余人。5月下旬,红四方面军命令第30军政委李先念等,率部由岷江地区兼程西进,策应中央红军行动,6月3日占领理番,6月8日占领懋功。6月12日,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和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在夹金山北麓达维镇胜利会师。同日晚,徐向前在理番代拟了一份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致中央的报告,表示“红四方面军及川西北数千万工农群众,正准备以十二万分的热忱欢迎我百战百胜的中央西征军”。6月15、16日,党中央、红一方面军领导人和红四方面军领导人互相致电,热烈祝贺两军胜利会师。会合后的10万红军主力空前集中,改变了川西北地区敌我力量对比,粉碎了国民党蒋介石“北守南攻”、“川陕会剿”、各个击破红军的阴谋。



第六,川陕革命根据地和红四方面军对中央红军提供了大批物资支援。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在川西与中央红军会师时,将所筹集的数十万斤粮食和大批其它物资,用马队、牦牛队和人力昼夜兼程地运送到驻小金县一带的中央红军部队,“雪中送炭”使翻越大雪山后几乎“弹尽粮绝”的中央红军“绝处逢生”。1935年8月3日的《红星》报,在《兄弟的友爱,阶级的团结》一文中,详细报道了红四方面军各部对红一方面军6000多件各种衣物的“热烈的慰劳”,并指出“这是阶级友爱的热情,这是阶级团结的精神,这是我们的力量”。



第七,川陕革命根据地和红四方面军壮大了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力量,培养了大批党和国家及人民军队的领导骨干。经过长征艰苦转战,中央红军部队减员很大,1935年6月在川西两大红军主力会师时,中央红军是1万余人,红四方面军正规部队达8万人,经四方面军领导人建议,中央批准,从四方面军抽调2600人,分别补充到中央红军的一、三军团。8月底,红四方面军第30军第88、89师等部,在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发扬英勇作战、顽强拼搏精神,将松潘县北包座地区的胡宗南部第49师4000余人歼灭,打开了红军长征进入甘肃南部的必经门户。新中国建立后授衔红四方面军将军400多名,巴中籍有吴瑞林、傅崇碧、何正文、陈其通、胥光义等27名,曾在川陕苏区战斗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李先念、徐向前、秦基伟、洪学智、